对话徐小平:对创业者救急不救穷

真格天使投资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接受专访,他在“辨人观相”方面很自信,称这有科学依据。 徐小平,真格基金创始人、新东方联合创始人。


6月2日,真格天使投资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接受专访,他在“辨人观相”方面很自信,称这有科学依据。

徐小平,真格基金创始人、新东方联合创始人。2011年创立真格天使投资基金,开始为中国青年创业者提供早期资金支持。真格基金总共投资了两百多家企业,其中世纪佳缘、兰亭集势、聚美优品等公司先后成功登陆华尔街。如今,徐小平是国内最著名的天使投资人之一,被称为圈内最受创业者欢迎的天使。

“寻找中国创客”导师徐小平认为,当创业者人的魅力超过项目时,对其投资更易成功

在如今的互联网圈,“老顽童”徐小平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无论何时,他总是一副“萌萌哒”的表情,和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用力拥抱。2006年新东方上市之后,50岁的徐小平转型天使投资人,2011年成立真格天使投资基金。9年间,他先后投资了世纪佳缘、兰亭集势、聚美优品、易到用车等近300家创业项目,并且取得丰厚回报。

徐小平说,他的投资哲学就是“判断人而非判断模式”。投与不投的标准就是:创业者能否在半小时内让他激动,或者至少让他觉得面相不错。6月2日,徐小平在位于国贸的住宅里,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了“辨人”的秘方。

就业导向变创业导向

新京报:大家都知道你是新东方的创始人之一,当初你创业时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
徐小平:新东方创业期最困难的,不是提供产品服务,而是周边的人事关系,比如政府关系、社会关系,会因为贴海报跟人打架。

俞敏洪教托福是一流的,但是作为CEO,教书这个功能只是他创业成功的10%。也就是说,一个企业家要成功,产品只是他的十分之一。除了产品力,创业者还要有管理力,综合能力。综合能力包括意志力、战略格局,是软实力,管理是硬实力,能看见的。

新京报:当时你们是怎么化解的?

徐小平:找到适合的企业策略。比如新东方的出国留学咨询,一开始不收费,当做售后服务,这个业务让我们名声大噪。来的人太多了,我们就想收费。但效果很不好,出现了很多问题。试了一个月后,恢复免费策略,我们做集体咨询、大课堂,千人讲座。

简单说,这里面的问题是,对于滚滚的需求,企业要采取什么策略。商业是为提供有价值的服务收费,但我们坚持了免费,最后给新东方品牌,也给我个人品牌带来无价的价值。

新京报:从创业者变身投资人,你认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?

徐小平:王强有一个解读,他说小平一生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和最优秀的青年人在一起。在音乐学院我是学生会干部,在北京大学是团委文化干部,在新东方是学生服务的主管。现在在真格基金,也是青年创业者的良师益友。唯一的不同就是还给钱。

新京报:那时候的创业环境和现在有什么不同?

徐小平:这一代的中国青年人,从精英到草根,价值观发生了深邃变化,原来是从清华、北大、哈佛、耶鲁毕业,挣个十万二十万美元,现在希望通过创业把命运捏在自己手里。从就业导向变成了创业导向,中国的家长也愿意支持孩子拥抱风险。

选投资对象不看学历

新京报:你曾说过,对于投资对象,能打动你的你就投。你眼中什么样的人适合创业?怎么才能打动你呢?

徐小平:我一生都在和最优秀的青年人打交道,只有特别优秀的青年人能让我感动。

新京报:怎么算优秀?目前为止最让你感动的人是谁?

徐小平:两个人。第一个是陈欧。陈欧当时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,拿到斯坦福MBA,同时创建了一家游戏公司。斯坦福有一个人带着陈欧来见我,我一想,一个青年人异国他乡,创办一家公司,同时被斯坦福录取,长得还那么帅,会英语、国语和四川话三种语言,不投这样的青年我投谁。我决定投他,但前提是他要全职创业。

他父母逼着他去读书,毕业后又来找我,我当然还要投。实际上和他谈完投资协议后,就像担心梦中情人离我远去一样,我又给他打电话说,陈欧我还有一套房子你要不要。

第二个创业者是俞敏洪。我跟他从北大分别后,到1995年底在温哥华见面,老俞的奋斗精神还跟当年一模一样,遇到困难能逆流而上,这让我最震撼。

新京报:所以让你感动的“优秀”并不等同于精英,是带有创业激情的精英。

徐小平:我给精英定义是:不再是哈佛、耶鲁等名牌学校毕业,拿着十几万美元工资的那些人。而是有眼光有勇气有才华,做自己爱做能做的事,并且一路前进的人。马云、马化腾上的都不是名校。精英的定义在互联网时代要重新改写。

新京报:那为什么真格的员工很多都是海归,真格投的项目也是海归创业者居多。

徐小平:其实不是,我投资的第一个人叫洪根强,听他这个名字一定是农民出身。我都不知道他是不是上过大学,他找我说要做中国的FaceBook,我就投了。我投的第一个上市的项目,创始人龚海燕也没有留过学。

新京报:她是北大毕业的,名校。

徐小平:她是云南山区的,在装配线上做过装配女工,富士康跳楼的那些人是她的姐妹。所以互联网时代,草根精英的定义真的是完全颠覆了。

另外,我是新东方出来的,我投留学生天经地义。真格投的项目里海归确实很多,但本土创业者至少占一半。

新京报:挑选名牌学校毕业生也无可挑剔,学校已经帮你把优秀的人筛了一遍,投聪明的人成功概率会更高。有什么不对?

徐小平:这个逻辑在找工作的角度是对的。100个人求职,只能见10个,只能根据学历筛,这是社会筛选人才的一种无奈标准。但创业者不一样,比如梵·高,什么考试都不及格,但他是最伟大的画家。

作为投资人,我们首先看团队,看团队的学历,更重要的是经历。比如又一次来了四个美国排名前七的商学院学生,说要建一个养老院,这四个人都很英俊帅气,但没有一个人在养老院工作过,这样的创业就不靠谱。

最近真格投的好几个项目都是退学的人回来做的。有一个被斯坦福录取,但为了靠近微软,去了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。他退学创业家长支持,而且同时又有三个同学一起退学回来。这样的人我不支持,支持谁,我立刻就投资了。

对创业者救急不救穷

新京报:你所投资的蜜芽宝贝创始人刘楠说,你是激励型投资人,不论她跟你说什么,你都充满激情地告诉她,“太棒了”。你对所有创业者都是这样吗?

徐小平:首先创业者是需要鼓励的,再多的鼓励都不多。因为创业者承担着世界上最强的压力。但得能同时指出问题,比如去年四月我就跟刘楠说,你要找一个能处理100亿销售量级的人。后来她说,徐老师我找到了,这个人处理10亿没问题。她预计她的公司一年内能做到10亿。结果到了双十一大促,她瞬间达到百亿级流量,网络仓储都崩溃了。

但我不会批评创业者,我会用常识问,这事行吗,你觉得这样好吗?

新京报:如果你明知道创业者的方向不对,你会帮他调吗?

徐小平:绝不会。因为我坚信,投资人永远不会比创业者更知道他在做什么。绝不可能。

所以我不卖弄小聪明,我卖弄大聪明,当创业者自己看不清楚,半夜三点钟来找我,我都会跟他们通话。

新京报:你认为投资人和创业者应该是什么关系?

徐小平:放手不管,但是你遇到人生问题,我会用我的智慧告诉你。有一句话叫救急不救穷,穷是一个常态,创业者的难是一个常态,但是遇到急事,我一定帮到底。

新京报:什么样才算急?

徐小平:比如说有对手恶毒攻击,重大公关危机,重大内部矛盾……任何创业者需要我帮的,我就会帮他们处理。

新京报:听上去你就像是真格基金所投项目的大家长。

徐小平:不是家长,应该说大waiter。我们等在旁边,你不叫我我不过来。

新京报:你对创业者极度信任,有没有遇到过“骗投资人钱”的创业者?

徐小平:有一个人拿了150万元,做了一年,我发现他也就为网站花了两万元,钱基本做别的去了。但其他所有人,我觉得他们都是经过了努力。

新京报:即使是最后项目失败了?

徐小平:做好了,是尽了努力了;但做砸的,基本也都是尽力了,时运不济也是常事。

新京报:是因为你比较宽容,主观愿意从好的方面去解读?

徐小平:我自己认为他们尽了努力了,因为我认为的就是对的。就像我愿意和你共度一生,那你就是我最完美的人,但是世界上有完美的吗?没有。所以我认为他们尽了努力了,希望他们重新找到成功之路。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6 05:26: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