剧角映画梁巍:从白手起家到即将“一夜暴富”

出生于1984年,梁巍今年已经过了31岁。但站在他的办公室里,你却能感受到这绝对是一个电影“疯子”:办公室里摆着几百个动漫手办,大部分都是“漫威“和“迪斯尼”的经典动漫形象


本土漫画直接改编成真人电影,剧角映画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。

梁巍本人是很喜欢动漫的。在我们聊天的会议室里,就有足以令任何一个漫迷尖叫的堆了满满一长桌的动漫手办,其次,剧角是一家新的公司,人脉和资源都有限,在开发电影产品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障碍。梁巍选择了“真人改编动漫电影”,其实是走了一条弯道超车的逆袭之路。

梁巍认为,中国电影不像美国,美国电影是制片制的,即产品线,好莱坞六大成熟的电影体系里,最后拼的就是谁有多少成熟的产品线,也只有那些产品线才能估值。而中国电影是以导演为核心的体系,大牌导演资源牢牢掌握在华谊、光线、乐视、万达等大公司的手里。像华谊,华谊有中国最好的商业导演冯小刚,并且和他捆绑紧密,它在中国电影前20年的崛起也是得益于导演制。

剧角启动“MC系列”国漫真人大电影计划,从漫画切入电影,进而开发一系列的衍生产品比如玩具、手办等。而奥飞动漫是国内玩具行业最大的一家上市公司,拥有最完备的玩具运营体系,跟剧角在业务上有很强的互补性。

这样看来,剧角在选择投资方时似乎极具战略眼光。梁巍却诚恳地表示,这真的很大程度上是运气……当然努力是必须的,但运气也实在是很好。他们每一次选的方向和看到的东西,都是接下来有人比他们更需要的,像这次,奥飞动漫可能比他们更需要MC,于是合作就达成了。

但对剧角映画来说,在接下来的电影市场里,没有这么好的资源和条件让他们去放肆,所以他们只能抓产品线。梁巍认为,中国电影体系正在从导演制往制片制过渡,剧角映画不介意做一些新的事情来打破现有市场格局,开拓自己的产品线,即“MC系列”。

选中《端脑》《雏蜂》《镇魂街》这三部IP,剧角映画也有自己的考量。首先这几部漫画都是有妖气的明星IP,其次它们在内容上比较有指向性。《镇魂街》可以像《指环王》这样来操作,《雏蜂》属于机甲类,可以参考《钢铁侠》的方向,《端脑》则是科幻游戏的感觉,可以做成是《饥饿游戏》的感觉。而且这几部电影都是和国际合作的,《端脑》的概念设计就有6个国家来做,这已经是世界电影级的水平,从这也能看出剧角映画对“MC系列”的重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比起《三体》《盗墓笔记》这样的小说改编电影,漫画改编真人电影更容易为原作粉丝所接受。因为漫画本来就是分镜,改成电影之后画面只会更升级,呈现出更好的质感,不会和粉丝的想象有太大差别,这样留给原作粉丝吐槽的空间就会较少。所以这条产业链其实是,从漫画原作的粉丝,发展到更大的电影观众群体,这个观众群体再去消费漫画所衍生出的各种产品,比如app、游戏、硬件、玩具等,甚至还有各种品牌参与进来互动娱乐。最后要到达的形态是,电影本体销售所得在集团里占的利润比例降到30%,剩下的70%是电影传递的价值。剧角映画挂牌上市之后,准备用两三年的时间做到这一步。

估值10个亿,也会有忧虑

剧角映画从最初的一家电影营销公司一步步发展到如今,成为了一家全产业链影视集团,不久后即将运作上市。梁巍作为这样一家公司的CEO,也会压力山大,他跟同事抱怨,求换工作。“我想去抓产品,不想干我现在的事,现在我工作中99%的时间已经不是在做我喜欢的事了”,梁巍原来最想做的就是怎样做好一个电影,怎样把一个电影产品介绍给观众,现在他只有1%的时间能花在这件事情上。但撒娇无效。同事安慰他,你现在做这些工作,不就是为了以后能做更多的电影吗?

梁巍是8684年生人,B型狮子男,星座书上讲这一型的人最有责任感。梁巍好像正是如此。他不喜欢辜负别人对他的信任,比如C轮上市就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愿意辜负投资人的信任,上市之后则又会有信任剧角的股民,他又不敢辜负股民的信任,背负的压力更重了。比起上市可能带来的幸福感,梁巍更先一步感受到的是压力。而随着剧角这个名字在行业里越来越多的抛头露面,梁巍也不得不走到台前来,这个时候也是他最担心的时候。因为人在默默无闻地做自己的事情时候,也许还能有一个缓冲的机会,而事情做大了,纷扰也就越来越多。

这个时候的梁巍,不但没有得意忘形,他甚至还有些战战兢兢。

“我经常在说你们谁能干这个位置我就换,因为我知道我也不是合格的,因为我每天在学,不懂得太多了。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,那是一个什么角色,开玩笑吗?那哪是我敢想的一个角色。”梁巍的话里是满满的谦虚,“但是因为我已经在这做了,我又不得不承担这个责任。当然如果有更好的人能把剧角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当成命一样的人,也愿意做我这个位置,他又比我能力,我马上给他。因为从大学一年级到现在,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。眼看着剧角映画从一个剧角映画电影合作社,变成了剧角映画工作室,变成了剧角映画传媒有限公司,马上15年6月底,又会变成剧角映画股份有限公司。”

梁巍本质上是一个有点宅的人,三观简单,逻辑直接。公司估值10个亿对他的个人生活好像并无影响。现在他的生活依然很简单。他依然在北京租房居住,不买飞机不买游艇不买车,生活里主要的事情就是工作,除此之外就是买玩具、打篮球和吃面条。他特别喜欢吃面条,家附近大大小小的面馆全被他吃过来一遍。每周日晚上两个小时的篮球也是雷打不动,出差出国都要往回跑赶上篮球局。而他最high的爽点是给大家发钱。因为不管是任何人因为他做的事挣到了钱,就说明他对大家是有价值的,他就已经成功了挺开心的。

他也有过跟“死神”濒临对视的时刻,“好几次,公司就剩下我一个人了。”梁巍说,“在同行眼里,剧角这个公司有点奇怪,太快。我每天都有危机感,这种危机感告诉我,如果你不快,就有可能被淘汰,所以只能往前冲,你冲得慢就会死。”

“卖了公司我干嘛呢?”梁巍认真地看着我,用他自己的话说,“我从小做梦就想干电影,最后我终于干成电影了,还把这件事做得像模像样的,还有比这更好的事吗?”换一句话说,就是“别无所求。”

下个月,剧角映画将会在新三板挂牌并做市,未来会成为“新三板”的华谊兄弟吗?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0-17 07:38:02